您的位置:首页 >> 同志健康

当你老了,除了留给子孙一堆房产,字画或者影像集外,还能留下什么?

也许,还可以留下你的阳具的复制品。没有错,青春的写真不仅包括苗条的身体,还包括坚挺的阴茎等。想想看,总不能等老了,除了回忆自己年青时曾经勇猛异常却无任何实物为证,是一件多么遗撼的事情。

目前,在欧美时尚圈内,就流行着复制阳具的风潮。

 

1  留下吗,给自己做一个阴茎复制品

杰克,美国时尚圈中的演艺经纪人。他就对自己的阳具一向颇为自豪。勃起时17CM,坚挺,圆滑,红润,确系是他的命根子。他的女伴经常在床上象《查泰莱夫人的情人》中的康妮一样,赞美他。这让杰克洋洋自得。

有时,激情时,女伴对杰克说:“假如能把你的阳具复制一个,让我随身携带该多好啊。这样我就能天天拥有它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类似杰克女友这样的话在影片《失乐园》中也有过。这部影片的原型取材自日本的一个真实故事。当时日本女性阿部定和情夫吉藏每日寻欢作乐,阿部定对吉藏的阳具爱不释手,恨不能带到地老天荒。为了能够长久拥有吉藏的阳具,他们一起相约在高潮中自尽。吉藏死了,阿部定却割下了吉藏的阳具,象个宝物一样珍藏。

       阿部定是这样说的:它是我的,我不允许别的女人再碰触它。

       这个真实的案例震惊了日本,作家渡边淳一从中获得灵感写下了《失落园》。

       如果这个故事发生在今天,也许就可以不是这样悲剧的下场为结局了。因为阿部定可以复制一个吉藏的阳具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   纽约的时尚经纪人杰克就是这样做的。他去了陶塑人体中心,克隆了一个自己的阳具。制作过程是这样的:

首先当然是谈好价格,向人体陶塑制造者说明自己的要求和意向等。比如希望只是单纯的复制阳具,还是有一些其他的身体背景;颜色希望是厚重一些还是清晰一些等?

接着当然是签合同了。克隆阳具涉及到个人隐私,所以需要签一些保密协议。比如规定克隆时其他人不能在场,人体克隆店有义务为被克隆者保密,为克隆时拍摄的底片需要当面销毁等。

克隆时自然需要清场,只留下被克隆者和陶艺师。被克隆者需要先一番折腾,一边观赏情色片一边把阳具拨弄坚挺。然后陶塑的制造者会将其严格按照尺寸和审美标准,克隆一个同样的阳具。

       这怎么看都有点象拍写真,不同的是局部性器官写真,也有些象古老的男根文化的现代时尚回潮。当这一切完成后,被克隆者收到自己的阳具时,不知心理会做何感想?

 

2,什么样的人喜欢复制阳具?

古罗马人曾经用阴茎来表现权利,他们给男孩脖子上挂个小金盒,里面一般装着勃起阴茎的复制品,意味着男孩的地位和权利。那时,人们对生殖器持崇拜态度,会把性器符号涂抹得到处皆是。时至今日,留在庞贝占城废墟上的壁画,依然会依稀看到强健昂首的男性生殖器直指上苍,旁边有一句拉丁文:“欢乐在此长存!”

       如果说古人保留巨大的男根是为了阴茎崇拜的话,那么今天越来越多的时尚中人选择复制阳具作为纪念,显然不仅仅是单纯的生殖器崇拜心理的现代回魂。到底哪些人喜欢复制自己的阳具呢?

       首先是自恋者。

       那些对自己的男根有充分自信,并且引以为傲的人。笔者的一位朋友就复制了自己的阳具在家里,堂然摆设。去他家做客,卧室床头上迎面一陶塑阴茎傲然而立,我先有些不好意思,倒是这位仁兄大大方的说:“我非常喜爱自己的阳具。我去公共浴室洗澡时,就注意到其他男性既羡慕又妒忌的目光。它的尺寸很大,更让我自豪的是龟头,有点粉红色。这样的尤物不留下来做点纪念,实在有点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 他还透露,准备在女朋友生日时,送给女朋友做生日礼物。这样前卫的礼物,不知他女朋友收到会做何反应?

       其次是那些对青春流逝依依不舍的人。

       一位男性说,我不想到老了,我的阳具只能象一副蔫耷耷的躯壳蜷缩在裤裆里,那些坚固兴旺的美妙日子一去不返。那时再要进入阴道比比穿越西伯利亚还罕见得多。

所以,那就趁着青春的大好年华赶紧复制下自己的阳具来,这样到老了,就象回看自己青春时期的写真集一样,大概也可以感叹当年我也曾神勇过吧。

       还有一些人巧立新意地喜欢复制自己的阳具,作为礼物送给女友。

       听听另一位持有这种心理的男性的说法吧:我希望给她一份特别的礼物,那就是我的命根子。我不能常常陪着她,那么就让我的阳具天天陪着她吧。只要她看见阳具,就一定会想起我。同时这也是向她表示一种我仅仅只是属于她的爱意,让她明白我爱她有多深。

       这位男士和女友分居两地,很凑巧的是,复制下来的阳具正好被他的女友用做自慰时的情趣工具,可以说一屌双用。

       除了复制自己的阳具,目前欧美许多陶塑人体店还帮助顾客克隆喜爱的明星的阳具。因为即使你沒有买过A片演員的假阳具,至少也看过广告,画面中壮观的巨根,与英挺的男演員互相妣美,令人遐思。

现在,性用品制造商们就开始发现了其中的商机,他们开始推出一些男性偶像明星的假阳具。假阳具完全依照主人胯下的尺寸、形狀而复制,表現出独特的风格,是男同志和女性情欲文化里的一大特色。

那些巨大的假阳具,也因此有了自己的个性,像是著名的演员,比如欧美A片演员Lukas RidgestonKen RykerAiden ShawKris LordJeff Styrker等,都因票房大受欢迎。情趣制造商们便铸了勃起阳具的模子,创造出惟妙惟肖的屌。

当影迷将偶像的假阳具买回家后把玩,宛如在跟这些帅哥“本尊”云雨,充满火辣的情趣,一直是性趣用品市场上的抢手货。

大概看到A片演員铸造假屌,目前欧美一位举世皆知的大牌歌手也加入行列,开发自己的假阳具品牌,他就是鼎鼎大名的Warren Cuccurullo。他是“Duran Duran”的成员,这支乐队是上世纪80年代一支耀眼的乐团,团员们个个俊美,都有偶像的架势,当时他们风靡了全球,不仅歌红人也红,团员一举一动都是全世界各地乐迷的焦点。

担任吉他手的Warren Cuccurullo,虽然然不是“Duran Duran”的原始成員,但在这支乐团重出江湖时,他的加入扮演了十分重要的部分。所以,此次将假阳具推向市场,一时之间掀起了乐迷的抢购风潮。

 

2  日本性器官文化节以及男根表演团队

当时尚界掀起一股复制阴茎的风潮时,其实关于阴茎的崇拜文化古已有之。

据说日本神话中有个“阴茎神”,传说可以消灾避祸,驱除鬼神,于是便有了专门的阴茎节。每年4月的第一个星期天,位于日本首都东京南部的川崎,这里的民众都会抬着一个巨大的阴茎模型,到处游走。在这个节日里,人们膜拜男性生殖器的图腾,祈祷神明能给自己带来好运气,并保佑自己的生育能力

       阴茎不但可以复制,还能变化无穷,所以目前在美国境内相当走红的“阳具木偶剧”(Puppetry of the Penis)中,两个澳洲籍的大男生就拿阴茎表演说事。

      他们的表演方式十分特殊,完全出人意料,从登场亮相就一身光溜溜(仅着袜子与球鞋,外加一袭披风),更新奇的还在后头,两人竟开始以各自胯下的阳具当作表演道具,面对着一大群好奇的观众,巧妙捏出各种逗趣、启发的造型。

这套手法有些貌似我们民间的传统工艺-捏面人,只不过他们俩捏的居然是自己的宝贝命根子。由于创意与幽默兼具,自推出以后,除了引起广大的注目,也带动了人们重新去思索性器官的定位。

       “阳具木偶剧”又称作“私处的古典艺术“(The Ancient Art of Genital Origami),节目其中有一幕,深受欢迎是他们的经典之作“汉堡大餐”,表演者先将阳具打横,摆在两团睾丸中间,再将阴囊的表皮拉紧,犹如光滑的面包,接着上下迭合,乍看还真像是一客夹着肉片的汉堡,令观众叹为观止。

除此之外,他们还会跟变魔术一般,扳扳弄弄的,三两下将阳具与阴囊加工处理,便塑造出“蜗牛”、“牛蛙”、“鹈鹕”等动物形貌,甚至是“旋转开罐器”、“冲浪板”、“艾菲尔铁塔”等奇形怪状之物。

他们在故乡澳洲首演,成功后转往英国,现在带领“胯下的子弟兵”征战美国各大城市,这样还意犹未尽,进一步出版了一本书《阳具木偶剧:使用者手册》(Puppetry of the Penis: The Users Guide),专门传授男性读者怎样一起来玩“阳具捏面人”的游戏,把家私的技法一律慷慨公开。

这大概是阴茎崇拜背后的另一种时尚吧。

  • 赞它

    赞它
    345

  • 收藏

    收藏
    950

  • 分享

    分享
    Share It

  • 举报

    举报
    Report I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