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同志健康

不走水路偏走旱路——这是人们对于男女不采用传统的男上女下的传教士姿势,而采用后进式的性爱技巧的一种猡谕,它包含的讽刺是:肛门是排泄器官,是不雅的代名词,如果用来性爱,实在太肮脏了,有辱神圣纯洁的性爱。

但欧美的许多时髦人士正在改变世俗对肛交的偏见。

 

 

根据<纽约观察家报>的报道,现在美容业最新的服务项目是“漂白屁眼”(anal bleaching 或bleaching anus),也称“屁眼刨光”(anal waxing)。这股风气从美西吹到了东岸,曼哈顿的时髦人士趋之若鹜。

美国女优塔贝莎(Tabitha Stevens)在参加“霍华史东”广播脱口秀时透露,她刚做完这种美容,说完还向史东展示“成果”。一个是擅长讲咸湿内容的知名主持人,一个是色情片女星,两人当场在录音室“眼”对“眼”,看得皆大欢喜起来。后来,录音室的工作小组也被说服了,纷纷订购漂白屁眼的乳膏。

所谓漂白屁眼,就是消除屁眼周边的黑色素,展现红润。它最早开始于2000年,洛杉矶是发源地,顾客群为一些好莱坞的女星,然后消息渐渐散播,连一般爱美的女性加入行列。其中0.5成是基于特殊职业需要的男性,他们除屁眼外,还会漂白阴囊、阴茎。(其实男同志市场才是大宗,可惜新闻报道是异性恋,没搞懂真相)

每一次的治疗费用是150美元,因为每个人屁眼的黑色素沈淀程度不同,疗程长短也就不同,美容业者建议以四次最适当。据他们的说法,这种漂白叫做“给屁眼一张新面孔”。同时,他们也把漂白服务扩及阴核。

除了到店面去作这种黑“眼”圈美容,业者也生产了专门漂白的乳膏,让顾客可以DIY。

网络商店倒有趣,体贴地贩卖一些命名为“实在羞于启齿的商品”,像减低放屁臭味的药丸、跳艳舞的钢管、舌苔刮除器,在增进性感方面,确实都挺实用。

不过,在花这笔钱之前,想清楚除非你不在乎投资报酬率,因为不会有太多人有机会看得到“成果”。

当欧美的时髦人士正在流行做菊花美容以增进“偏爱后庭花”的乐趣时,其实,“偏爱后庭花”曾经在极端的宗教保守国家里,是大逆不道。一旦发现,甚至有可能判刑,比如中东的伊斯兰国家,以及中世纪欧洲等国家,一旦发现夫妻之间有“偏爱后庭花”的行为,可以判3-5年以上的监禁。有的民族,甚至可以判处死刑。

法律对于“夫妻之间偏爱后庭花”的干涉,是公共权利对于卧室里的私人生活进行粗暴干涉的极端反映,只是,它的可操作性实在太差——比如,什么时候你知道夫妻之间采用过“偏爱后庭花”的姿势?那些风纪警察们,总不能天天带着DV,藏在全国夫妻的床下观察他们是用传教士姿势还是后进式作爱?

但东西方的性学家,诸如西方的金西,海蒂、雪儿,中国的刘达临,潘绥铭等人所做的性调查显示,男女性爱中采用“偏爱后庭花”的次数,非常普遍。在金西的性学报告中,有超过40%的男人,反映和太太做爱时,采用过“偏爱后庭花”的姿势。

随着文明的进步,许多国家显然不再干涉夫妻卧室里五花八门的性行为,但是对于男女之间采用“不走水路走旱路”的性爱方式,世俗还是充满了道德的偏见,至少,人们提起它,总是觉得不能登大雅之堂。

当人们戴上乳罩,让乳房看上去更性感,当男人穿上情趣内裤,让阴茎看上去更神秘诱人时,唯独“菊花”,一直被人们冷漠,歧视和误解。

实际上,菊花快感已经被许多精神分析学家等,称之为人类童年期就有的快感。弗洛依德就说:小孩从小就懂得忍耐大便时的快乐,收缩菊花,具有一种特别的快感。弗洛依德认为人在幼小的时候是有菊花崇拜的情结,对于排泄是有特别的嗜好和快感的。

还有的性学家说,当孩子用热水冲洗自己的菊花时,那种温热的涨润感,存在于他们一种偷偷的秘密的快感体验中。

《红楼梦》和《金瓶梅》里也有许多对于“偏爱后庭花”的描述,《红楼梦》中的薛蟠以及《金瓶梅》里的西门庆,都是“不爱水路喜欢旱路”的主。在《红楼梦》里第九回《恋风流情友入家塾 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》里面:“金荣只一口咬定说:‘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(按:指宝玉的好友秦钟和同学香怜)在后院子里亲嘴摸屁股,一对一入肉,撅草根儿抽长短,谁长谁先干’……这里茗烟先一把揪住金荣问道:‘我们入屁股不入屁股,管你相干?’……”终于打闹了一场。可见,在中国传统丰富的性文化里,“偏爱后庭花”的性爱方式虽然不登大雅之堂,但是却没有给予罪责的惩罚。

后来,“偏爱后庭花”的性爱方式遭到社会的歧视和和误解,一是传统认为,“选择菊花”性爱不能带来生育,是对精子的浪费。但是随着人们认识到性爱早已经不单纯地以生育为目的,而更多以娱乐为要义时,“偏爱后庭花”的性爱方式就具有了更多的快感价值。

二是认为菊花和排泄相连,是不洁的,肮脏不雅的。如果这样认为的话,阴茎和排小便相连,所有的性交都视之为不洁了。

三是认为“偏爱后庭花”的性爱方式更容易传染艾滋病,更容易制造直肠的破损,让病毒有可乘之机。这是否属实,有待科学进一步检验,但至少如果不戴套的不安全性交,实在看不出来“偏爱后庭花”的性爱方式和其他姿势的性交,在传染疾病的风险上有什么不同?

同性恋被歧视,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和其采用的“偏爱后庭花”的做爱方势有关系。

没有错,男同性恋做爱时,普遍采用的是“走旱路”的方式。就因为这一点,同性恋千百年遭受极端的歧视。“太变态了,”有卫道士会这样愤愤不平:“怎么可能用排泄的地方做爱?”许多对同性恋怀有偏见的人,本能地觉得采用“走旱路”的人都恶心至极。

近些年来,欧美许多同性恋者,正在改变人们对于性爱中“偏爱后庭花”性爱方式的印象。菊花美容手术的出现,就是一种为“偏爱后庭花”正名的方式。

汤姆是一位年青帅气的同性恋者,他是同性恋者的被动角色,圈里称为“0”号。“很喜欢被一个男人征服的感觉,你知道吗?被一个阳刚的男人拥在怀里,体验柔情似水的感觉,并且觉得奉献于他,那是一种隐秘的来自心底深处的激情。”

当欧美的一些整形医院推出菊花美容术后,汤姆和他的许多好友,宁原花费一笔不小的费用,也要报名参加。他们把这戏称为“菊花美容”。有的手术很简单,把菊花漂白,看起来非常性感;有的美容手术是修剪一下菊花附近的阴毛,还有的手术就比较复杂,就象人体彩绘师一样,在菊花周围绘上各种各样性感的图案,有的象蜥蜴,有的象向日葵,总之,医生会根据你的喜好帮助完成。

 “象打扮你的五官一样打扮菊花。”这是有些性爱时髦人士的宣言。它的确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性爱观念的冲击:为什么我们不能开发身体更多的快感地带,为什么有时我们居然自己觉得身体的某个地方不洁,并且拒绝接纳?

所有,正因如此,更有必要为“偏爱后庭花”的方式恢复正名。欧美时髦人士的菊花美容术正为此作着明证:放下成见,不要和自己的菊花为敌,人们其实可以享用身体更多的快感。

也许哪一天,保不准专门的菊花美容整形机构就会出现,那时,男女去做菊花美容,大概也象今天去整形医院拉个双眼皮一样,见怪不怪了吧。

  • 赞它

    赞它
    345

  • 收藏

    收藏
    950

  • 分享

    分享
    Share It

  • 举报

    举报
    Report It